当前位置: 首页 >> 机械厂家

关注一号文件中央或将对进口肉出手

2021-11-16 来源:丹东机械信息网

关注一号文件 中央或将对进口肉出手?

近年来,国内农产品市场一直受到国外进口产品冲击,包括粮食、饲料原料、猪肉等肉制品在内,受国际农产品市场影响不断加深。三农问题随着市场格局也变得复杂起来。业内一直有一种声音,进口肉始终是国内猪价的不利因素。2016年的一号文件有望对农产品进口问题出台措施,那么,会否包括进口肉呢?进口农产品冲击严重 “一号文件”将直面挑战过去两年,中国受国际农产品市场影响不断加深。2015年,中国包括大豆在内的粮食进口总量将近1.2亿吨,同比增长约26%。财新记者从知情人士处了解到,直面这一形势,统筹利用国际国内两个市场,优化国内种植结构,提升中国农业竞争力,赢得主动权,或将成为2016年中央“一号文件”的关注重点。据悉,中央一方面要求,部署农业对外开放战略,优化农产品进口布局,推动供应多元化。在确保口粮绝对安全的前提下,根据需要适度进口饲料和工业用粮,利用好国际市场,以此促进国内农业种植结构优化,为资源休养生息提供空间。另一方面,面对进口冲击严重、国内粮食库存高企的情况,中央也已表态,要利用关税配额和国营贸易等手段,调控大宗农产品进口。这意味着,今年的配额发放可能受到更严格的控制。随着国内外粮食价差不断扩大,中国出现粮食产量、库存量、进口量“三量齐增”的现象,“国产粮食进仓库,进口粮占领市场”,成为当下中国农业面临的最严峻问题。在最近召开的“清华三农论坛2016”会议上,中央农村工作领导小组副组长、办公室主任陈锡文在肯定了进口粮食对于补充国内农产品供给、调剂品种余缺意义的同时,他亦分析,单纯从国内粮食总产量和消费总量来看,中国的粮食供给缺口仅在2500多万吨左右,但年粮食进口总量却已将近1.2亿吨。陈锡文认为,如此大的进口量,一方面是价差导致的,一方面显示了国内粮食结构不合理,形成大量无效供给,只能进仓库。因此,如何尽快提升中国农业竞争力,十分急迫。如何面对无法回避的国际市场,形成国内农业生产与国际贸易相适应、相互协调的体系,也成为政策界的关注重点。记者获悉,今年的中央“一号文件”在农业基础设施建设、种业发展、农业科技、农业机械 、加快培育新型农业经营主体和服务主体等关乎农业竞争力的重要事项上,着墨颇多。在国内结构调整方面,中央将强调坚持“口粮绝对安全、谷物基本自给”的底线,2016年的调整重点,则是现阶段严重过剩的玉米。而当下“三量齐增”的局面与中国在主要农产品上实施的托市收购有很大关系。一般认为,改革托市收购是破解当前农产品困境的关键环节。国务院参事、国家发改委原副主任杜鹰日前在前述论坛上透露,粮食收储、补贴制度改革当前重点是玉米,“市场定价、价补分离”的思路已定,“能不能走出去,看今年”。不过,对于托市收购制度如何改革,中央“一号文件”可能还不会提出明确方案。何以致此?杜鹰解释,“价格下调多少?补多少?怎么补,各部门还有不同意见。”一号文件力推农业供给侧改革陈锡文:粮食供给制度改革取向“市场定价、价补分离”中央农村工作领导小组副组长、办公室主任陈锡文1月10日表示,农业供给侧改革将是今年农村改革的大头。今年还要推进粮食供给制度方面的改革,基本的共识已经形成,改革的基本方向就是“市场定价、价补分离”。陈锡文是在第七届中国经济前瞻论坛上作出上述表示的。他指出,当前粮食问题面临一个突出矛盾是供给结构和需求结构存在明显的偏差。他举例说,“进入新世纪以来这15年,粮食的生产结构上出现明显的变化:大豆的产量不断降低,但需求增长最快正是供求缺口最大的一个品种;玉米的产量急剧增长,15年来翻了一番。增产的未必是需要的,减产的恰恰是需求必须满足的。”因此,“中央农村工作会议明确要推进供给侧的结构性改革。明年的农村改革在这方面是一个大头,也是要解决中国农业在自己的道路上实现现代化、提高自己效率的一个非常重要的方面。”陈锡文说。中央农村工作会议在部署今年“三农”工作重点时首次提出“农业供给侧改革”,明确农业供给侧改革的重点是去库存、降成本、补短板。具体而言,加快消化过大的农产品[2.28% 资金 研报]库存量,加快粮食加工转化;通过发展适度规模经营、减少化肥农药不合理使用、开展社会化服务等,降低生产成本,提高农业效益和竞争力;加强农业基础设施等农业供给的薄弱环节,增加市场紧缺农产品的生产。社科院农村发展研究所研究员李国祥在接据记者采访时指出,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预计将成为今年中央一号文件重要内容。“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要求继续补农业短腿补农村短板,这意味着农业基础设施建设和农业生产能力保护提高仍然是农村工作的重点,同时农村一、二、三产业交叉融合,产城一体推进,将会拓宽农业农村发展空间。”李国祥说。陈锡文昨日也特别强调了一、二、三产融合发展。“去年一号文件提出一、二、三产业融合发展,通过一年实践来看,成果还是很有成效的,因此,今年要继续推进。”他重点提到了几个方面,一是乡村旅游业;二是延长农产品的产业链、价值链,使得农民能够在生产环节以外获得更多的收益,比如农村电商。此外,陈锡文还透露,今年还要推进粮食供给制度方面的改革,基本的共识已经形成,改革的基本方向就是“市场定价、价补分离”。“价格要由市场来决定,价格不再承担补贴农民的功能,所以价格和补贴分离,这个基本思路大家都已经形成共识,具体怎么向前推进,涉及的问题非常复杂。”他说,总体来看,这一轮的改革至少要实现这样四个重要的目标:一是必须“挡住进口”,这并不是说拒绝进口,而是要国内的市场价格回归到市场需求的水平,能顶住进口;二是不能增加新的库存;三是要搞活市场,实现多元化主体、多渠道流通;四是在改革过程当中维护农民的合理收益。

成长需要学习

那件烦心事

我最感激的老师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