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五金工具

风机制造业风险在增加

2021-10-18 来源:丹东机械信息网

风机制造业:风险在增加

前几年炙手可热的风机制造业正面临严峻时刻。随着近日风电开发政策的收紧与严厉的风机并网标准的出台,原本已经过剩的风机制造业将面临需求的进一步缩减。

面对近来饱受批评的财务数据,中国最大的风机制造商、上市公司华锐风电唯有加紧其对海上风电市场和国际市场的布局。“行业正进入成熟期,但我们仍对未来充满信心”,华锐风电(601558,股吧)的副总裁陶刚在接受《中国投资》采访时说。

风电行业作为中国战略性新兴产业新能源行业中的一个分支,其发展速度远远超出了其他行业,在其他行业还在为行业起步踌躇时,风电产业以每年翻番的速度增长,而风机制造行业也在激烈的竞争中造就出以华锐、金风等为首的市场领跑者。

现在,他们已经开始寻找新的市场增长点应对行业的收缩,而新需求也伴随着新的风险挑战。

政策转向

风电行业的宏观调控政策发生了转折,只要未列入国家能源局计划中的风电项目,将不能统一并网,也不再享受可再生能源电价附加补贴

8月24日,国家能源局酝酿已久的风电计划管理政策正式以文件形式下发,为风电场项目的不断扩张设置了约束。

在这份《关于“十二五”第一批拟核准风电项目计划安排的特急通知》中,国家能源局安排全国拟核准风电项目总计2883万千瓦,并将拟核准指标分解到各省。

虽然风电项目的核准仍在省发改委,但是他们在核准项目的时候将不能随心所欲,按照通知,只要未列入国家能源局计划中的风电项目,将不能统一并网,也不再享受可再生能源电价附加补贴。

在风电项目建成之后,能否并网成项目盈利的关键,根据风能协会的数据,2010年全国风电约有10%未能并网,损失电量达27亿瓦。对于电网而言,目前风电的标杆电价为0.5元左右,高于0.2元左右的火电电价,高出部分由可再生能源电价附加进行补贴,如果不能享受补贴,电网将更缺乏动力让风电并网。因此此次政策的两个约束对于风电项目投资的规范化具有重要意义。

国家能源局新能源与可再生能源司副司长史立山在接受《中国投资》采访时表示,正是基于风电开发过快导致弃风现象和补贴基金的相对不足,需要加强对风电项目核准的前期评估,以确保能上的项目可以并网,可以享受补贴。

可再生能源学术委员会理事长施鹏飞在接受《中国投资》采访时也表示,能源局这一举措具有重要意义,意味着风电行业的宏观调控政策发生了转折,风电行业将进入有序发展阶段。

“这主要是因为过去发展得太快,如去年全国达到了4000万千瓦的吊装,只有3000万千瓦左右在运营,为了缩小这一差距,必须控制风电开发的节奏”,施鹏飞表示,“在十二五规划中,到2015年全国风电将达到1亿千瓦装机容量,目前的存量是5千万千瓦,意味着未来4年半的新增容量为5千万,那么约每年1500万千瓦的新增,与去年的1800万相比,将进入一个相对正常的开发节奏”。

这一控制开发节奏的举措在即将出台的“十二五”能源发展与可再生能源专项规划中也有另外一种表述,陶刚透露,国家在“十二五”期间将改“建设大基地、融入大电网”的模式为“集中+分散”的方式,发展低风速风场,并鼓励分散接入电网。

“与5年前相比,我国风电产业发展面临的形势发生了很大变化,要以新的视野和思路来推动风电发展”,史立山表示。

需求放缓

新国标的实施,将成为压在一些实力弱小的风机厂商微薄利润上的最后一根稻草

“今年国内风电产业的发展速度开始放缓,这是中国风电产业逐渐进入成熟期的一个标志”,陶刚判断,未来国内风电产业便会在市场的作用下自然而然地进入行业整合期,“这也是国内风电产业由大变强的必由之路”。

施鹏飞也认为随着风电开发步伐的放缓,风机的相对需求也将减少。“风机制造将从追求数量向追求质量转变”,他认为,今年风机事故频频发生,固然有管理的原因,风机本身质量问题肯定是重要原因。

今年2月,甘肃中电酒泉风电公司16个风电场598台风电机组脱网,成为近年来国内风电领域影响最大的一起事故,同时也结束了关于风电机组是否应具备低电压穿越能力的争论。

此前,国家电网自行制定并公布了风电并网的标准,其中有关于低电压穿越能力的要求——“风电机组应具有在并网点电压跌至20%额定电压时能够维持并网运行625毫秒的低电压穿越能力、风电场并网点电压在发生跌落后2秒内能够恢复到额定电压的90%时,风电机组应具有不间断并网运行的能力”。

近日,国家能源局下发了2011年第5号公告文件,批准了低电压穿越等17项标准。加上之前发布的《大型风电场并网设计技术规范》,自11月1日起,18项风电行业标准将正式实施。

目前,金风、华锐、东汽、湘电、NORDEX(恩德)、VESTAS(维斯塔斯)等企业都表示已经启动了低电压穿越的改造工程,而国家电监会也正在进行风电安全大检查,其中就包括对此项改造的检查。

虽然风机制造龙头企业均表示了对该项标准的支持,但是国家电监会安全监管局副局长李英华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在设备制造方面,多数已投运风电机组不具备低电压穿越能力。这些多数企业将面临改造费用带来的压力。

按照施鹏飞估计,改造费用约为每千瓦1000元,那么对于一台1.5千瓦的机组,改造费用仅为1500元,在他看来压力并不是很大。

不过,在风机制造厂商来看,这笔费用并不低。事实上目前风机整机价格已经从2008年的6500元/千瓦,降到如今的低于3500元/千瓦,如果是今年新吊装的机组,那么改造费用几乎占了价格的1/3。新国标的实施,将成为压在一些实力弱小的风机厂商微薄利润上的最后一根稻草。

投资热点转移

海上风电、低风速地区以及国际市场正成为风机制造商的投资新热点

虽然前两年就被定义为产能过剩行业,国家发改委产业经济与技术经济研究所高技术室主任曾智泽在接受《中国投资》采访时表示,中国适合开发风电地方还没有完全布局,海上风电也刚刚起步,这些都将带来风机的需求,尤其是大型风机作为未来的发展方向,技术尚未完全突破,投资机会仍然很多,何况还有国际市场。

对此,施鹏飞认为,近年来的激烈价格竞争已经让风机制造业投资风险加大、不适宜投资了,但是海上风电将是未来的需求点。而随着能源局政策的转变,一些原本不被看好的低风速地区也将成为新的风电开发地。

从当前两大风机企业的投资战略也可看到,海上风电、低风速地区以及国际市场正成为他们的投资热点。

陶刚表示,今年3月,华锐风电就与位于低风速地区的贵州毕节签订了风能开发协议,将在毕节投资建设集高原型风电机组研发、生产、销售、培训等为一体的现代化产业园。

而海上风电则一直是其最核心的战略。作为中国最早涉足海上风电的企业,华锐在上海建设的东海大桥海上风电场是这一领域的示范工程。

据其透露,“十二五”规划初步提出我国海上风电的发展目标是:2015年建成500万kW,2020年建成3000万kW,“海上风电将是未来风电行业发展的一个重要增长点,也是华锐风电未来发展的重要战略部署之一”,陶刚表示,近年来,华锐风电一直积极展开海上风电布局。从1.5MW向3MW的产品结构转变代表着未来风电行业大功率风机的发展方向,同时也显示出华锐风电进军海上的决心。

国际市场则是另外一块蛋糕。据《中国风电发展报告2011》相关数据显示,国际市场上2010年底签订、2011年交货的全球风电机组合同平均价格为98万欧元/MW(约合人民币8700元/kW),而国内市场均价在3500元/kW左右,远低于国际水平。

欧洲风能联合会最近发布欧盟2020年后能源政策报告,预计到2020年欧洲风能产量将提高3倍。风电投资也将由2010年的127亿欧元提高到266亿欧元,其中40%用于投资近海风电场。

面对如此潜力巨大的海外市场,风电制造业已经开始行动。另一龙头企业金风科技则早在前几年就开始开拓国际市场。而华锐也在今年4月和7月分别同希腊PPC电力公司和Mainstream Renewable Power签署合作协议,在希腊和爱尔兰建设和运营风电项目,提供风电机组。

不过,随着新市场领域的开拓,风机制造商所面临的风险也在增加,施鹏飞认为,在这些全新的领域,他们将面临更多的不确定性。

厨房天花板漏水维修电话

崇左漏水检测

昆明漏水检测

河南查漏水

友情链接
装修风格 油橄榄小绿灯精华